Larry Wheels罹患橫紋肌溶解後 現身說明後續情形

Larry Wheels罹患橫紋肌溶解後 現身說明後續情形

Larry Wheels 在他的職業生涯中遭遇不少身體狀況,今年 7月底,發現自己有橫紋肌溶解的症狀,嚇壞了許多人。

Larry 從不避諱自己使用 PED(訓練表現增強藥物)的事情,在 2022年 7月的一次硬舉練習中下背嚴重受傷,他就決定停止 PED,但因為無法完全停止,所以藉 TRT(睪固酮替代療法)取代,在這段期間,雖然體型比先前有所縮小,但後來的體型發展也逐漸增加且精實,Larry 的最新目標是站上健美舞台,參加古典健美項目比賽。而之所以不選擇公開組健美,就是為了健康的理由。他認為古典健美可以有更多的藝術演繹的層面,而公開組健美則傾向怪物級的發展。

8月 5日,Larry 在自己的 Youtube 發佈的影片中,說明了事發當時與之後的恢復情況。

在影片中, Larry 說明他是如何發現自己確診了橫紋肌溶解,在確診之前,他頭暈了好幾天,原本以為可能是過去長期使用 PED 導致心臟或血管問題之類的。

「數日前,我被診斷出罹患了橫紋肌溶解症。起因是,一週前,我開始感到頭暈,但我想不出什麼原因,」

Larry Wheels 說道。

「我並非糖尿病患者,我沒有低血糖的病史,也沒有使用任何興奮劑。我沒有在用胰島素。我就是無法理解為什麼我會覺得頭暈,出現潮熱感,頭暈眼花。但我身體任何部位都沒有疼痛,所以我完全無法理解。」

「我想是在上週喝了兩到三次酒,和一週前的車禍,可能是觸發橫肌溶解的原因。回到我當時的感覺,頭暈和焦慮同時湧上心頭。為什麼我會感到這樣?我開始恐慌。我對未知感到害怕。我不知道身體出現了什麼問題。呼吸急促,胸痛,於是我成了一個網路醫生,認為也許我正經歷心臟病發作或中風,因為我曾連續使用了十年的 PED。腦海中浮現出亂七八糟的可能性。當我攝取快速消化的醣類時,我發現頭暈感會消失。所以我認為也許是由於酒精攝入引起了我的胰島素敏感性改變,但這只會持續一個小時或兩個小時,然後頭暈又回來了。」

後來 Larry 和 Breon Ansley 訓練過後,感覺身體真的不好,於是趕去急診,發現自己的肌酸激酶水平顯著升高。

「和 Breon 一起訓練後,我感覺到症狀變得更嚴重了。我比前幾天更加恐慌… 它無情地再次復發。我感覺比在健身房裡時更嚴重,甚至我無法站直。
我想我剛剛喝了大約半加侖的蘋果汁,應該不是血糖現的問題。這讓我驚慌。那時我就想,已經接近一個星期了,我每天整天都這樣感覺,醒來時也是這樣,我必須聆聽我的身體,出了問題,找出原因。於是我去了急診,最終診斷出我患了橫肌溶解症。他們說我的肌酸激酶水平,也就是 CK 水平,升高了。正常範圍在 50 到 100 之間,我卻高達 2,500。他們說如果不治療,即便不是腎衰竭,腎也可能會受損。他們告訴我,必須留在醫院,接受含有一些液體的靜脈輸液,補充水分。這麼做持續了一整夜,當我的 CK 水平下降到足夠程度時,他們就讓我出院了。」

「從那時起,我一直在過量補充水分(over hydrating),並使用 nuun 藥片(電解質增強)和大量的水。」

接著 Larry 說他的恢復情況良好,甚至用 405 磅做了 13 次的上斜臥推。

「服用 Nuun 藥片,多喝水,每三個小時吃一次,我一直這樣做,我每天都感覺自己在快速進步,甚至昨天我用 405 磅做上斜臥推 13 次,太棒了。過去我用這個重量最多可以做 14 次。」

「到今天為止,我醒來感覺很好,在炎熱的天氣裡,活動、拍攝,都沒問題。這是第一天,我感覺自己已經康復了 90%。我沒有頭暈、焦慮、呼吸短促。我感覺我快要恢復正常了。」

很高興聽到 Larry Wheels 從橫紋肌溶解事件後迅速的恢復健康的好消息,事實上,在此之前他已經著手進行自己的健身房的開張,名為「OG Gym」,意思是One Generation,希望給健力、舉重和健美運動員最好的訓練環境。(FitnessVolt)

Related Images: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購物車
返回頂端